当前位置:博创电子科技网 > 技术资料 >

鸿蒙是为谁而生的?谷歌和华为将不可避免爆发战争

时间:2019-08-13 15:52来源:未知 作者:博创电子科技网 点击: 106次

华为今天发布了《2018年可持续发展报告》,这是华为连续第十一年发布可持续发展报告。华为宣布了四项可持续发展战略,重点是数字融合、安全可信、绿色环保和和谐生态。
 
在过去的一年里,华为积极将其行动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(SDG)保持一致,与行业伙伴合作,构建更具包容性的可持续发展产业生态系统,并继续推动可持续发展战略的落地。目标。
 
梁华在开幕式上说:“通过技术创新,华为将继续为客户创造价值,消除数字鸿沟,满足人与人之间的联系需求,让所有人都能享受到普遍的、无差别的数字服务,从而使自己的企业能够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。对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贡献。”
 
梁华在谈到红梦系统时说,红梦最初是为物联网开发的系统,能够在自动驾驶、远程操作的医疗环境中提供低延迟的操作系统。因此,在手机领域,我们仍然把开放的Android操作系统和Android生态系统作为首选。当然,如果美国不提供,未来红蒙能否发展成移动操作系统还没有决定。
 
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以前也说过类似的话。
 
7月9日,华为新生社区在《法国周刊》6月18日发表了对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采访。在访谈中,任正非提到了华为红梦系统的相关信息。
 
任正非说,红蒙系统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应用在手机上,一旦建成,也不会取代谷歌。如果谷歌的高端系统不向华为开放,鸿蒙会改变一些生态吗?还不完全确定。
 
6月24日,任正非接受英国媒体《金融时报》采访。根据7月5日华为新生社区发布的采访总结,任正非在采访中还向记者透露了红梦操作系统的一些细节。
 
在采访中,记者问我,我听说你开发了一种新的操作系统,叫做“红蒙”。你认为华为有能力部署这个操作系统来取代谷歌的安卓系统吗?
 
任正非说,首先,红蒙系统不是为手机而创建的,而是为物联网而创建的,比如自动驾驶和工业自动化,因为它可以精确地控制5毫秒以下的延时,甚至达到毫秒到毫秒以下的水平。
 
第二,我们希望继续使用全球开放移动操作系统和生态系统,但如果美国限制我们的使用,我们也将开发自己的操作系统。操作系统的关键是建立一个生态系统。重建一个良好的生态系统大约需要两三年的时间。
 
他说,我们有信心建设一个立足中国、面向世界的生态系统。首先,在中国市场有着巨大的应用。与所有的互联网软件相比,我们的系统具有很短的延时。如果有人认为它在这个短时间系统中得到了很好的应用,他们将把部分业务转移到华为。第二,中国的内容制作服务提供商渴望出国,但他们不能出国。它们安装在我们的系统上,可以出去。
 
也就是说,红蒙不是为移动操作系统而建,而是华为移动操作系统的“备胎”。它可以在手机上运行。一旦Android系统不能正常使用,它就可以放在上面,不会被烧掉。
 
 
谷歌和华为将不可避免地爆发战争
 
早在2016年,一些人就在谷歌的源代码中发现了紫红操作系统的痕迹。紫红色操作系统可以兼容地跨平台运行,包括智能手表、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。
 
 
谷歌之所以想开发一个覆盖安卓系统的新操作系统,是因为它在5G时代的焦虑——低延迟、高带宽和大容量都指向物联网——物联网,这是一个由各种信息传感设备组合而成的巨大网络。冰和互联网。在任何时间、任何地点,人、机器和事物都是相互联系的。
 
正如吴军所言,5G正朝着“能量传输、处理和存储更多信息的轴趋势”迈进。
 
谷歌用一种新的紫红色系统取代了安卓系统,将电视、汽车媒体系统、电脑、家具联盟和智能手机等产品连接起来,显然是因为谷歌还发现,在4G时代,安卓系统可能无法适应5G架构,因此需要建立用于5G互连的新操作系统。
 
据彭博社报道,FuchsiaOS是谷歌试图用一个单一的操作系统来统一整个生态系统。这似乎符合华为的目标。
 
看看谷歌的战略步骤,我们也能看到线索。过去,业内人士透露,谷歌计划在三年内在智能音频和其他智能家具设备上使用Fuchsia操作系统,然后转向笔记本电脑和其他设备,最终取代Android成为全球最大的移动操作系统。
 
与华为相比,双方在战略上几乎是相似的——他们不会从手机、PC等主流硬件入手,而是从智能家居产品的硬件层面出发,从汽车驾驶等工业领域出发,等待规模形成,以及然后逐渐覆盖手机和笔记本。
 
谷歌的操作系统与Android技术兼容。过去,Android基于Linux的核心耦合度很低。技术上可以实现基于5G更高维度系统的Android兼容性。微软操作系统甚至创建了一个基于NT内核的Android操作环境。
 
结果,谷歌和华为已经在同一条轨道上相遇。他们的最终目标是在4G时代取代Android,进入5G物联网系统阶段,这必然会导致双方的斗争。
 
红蒙基于EMUI 9.1版的ARK编译器优化版的性能比安卓的本地编译器更快。目前,红蒙的系统开发进度和IPC性能(比QNX高3倍,比Fuchsia高5倍)正在赶上谷歌的Fuchsia系统。IPC只是指进程间通信,即在不同进程之间传播或交换信息。目前,红蒙微内核的结构大大提高了进程间通信的性能,大大提高了进程间通信的效率和系统的流畅性。
 
谷歌和华为之间的竞争在于系统体验的优缺点、对开发者的友好程度、生态建设的规模和速度。与谷歌相比,华为在5G领域可能有更好的理解。5G是云存储、物联网、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先决条件。它目前的想法是使用操作系统将所有设备串在一起。
 
微内核是一组模块化的最小化软件程序,分为几个独立的服务,运行在不同的地址空间中。好的是延迟是可控的,内核的安全性高,代码量小,内核是流线型的,接口是统一的。
 
 
2014年,一位名叫于天生的内部人士做出了这样一个比喻:“微观核心是一位皇帝,所有权利都集中在他手中,但要做特定的事情才能找到别人。”宏观核心,像国务院一样,有着庞大的组织结构和许多人负责。
 
据相关专业人士介绍,从资源管理的角度来看,宏内核肯定没有问题,但从安全性的角度来看,微内核的优势将比宏内核明显得多。
 
更直截了当的是,微内核是华为跨平台部署的关键,它将核心功能尽可能小地分解,并根据不同设备的需求自由组合,类似于一个构建块形式。这是华为跨平台部署的关键,具有更高的安全性和灵活性。
 
例如,微芯的设计类似于船舶的水密舱的设计,它将整艘船隔离成一个水密舱,一个舱坏了,船不能下沉。同样,如果一个系统崩溃,整个系统也不会崩溃。
 
因此,余承东表示,华为的微内核可以用于人脸识别、验证、安全等高安全领域。
 
但正如华为看到的,谷歌也看到了。目前,虽然Android是一个宏内核,但谷歌紫红也是一个微内核,每个人都在同一个层面上。
 
据说google fuchsia有两个内核,一个是轻量级的“littlekernel”,可用于物联网等小型设备,另一个是“magenta”,由littlekernel开发而成,更具可扩展性,与手机和PC操作系统兼容。EMS。
 
因此,品红不仅与手机和电脑设备兼容,还与物联网设备兼容。目前,android的开源项目(aosp)已经包含了fuchsia的开发工具包,有传言说谷歌已经将android的运行时艺术移植到了fuchsia——换句话说,fuchsia将与本地android程序完全兼容。正如彭博社所说,谷歌正试图从一个新的维度统一整个生态系统。
 
总体而言,为了开发适合5G物联网时代的操作系统,华为红梦和谷歌的新系统Fuchsia都面临着生态问题,以快速形成物联网的应用生态。
 
毕竟,在物联网时代,谷歌希望通过将开发者与手机制造商和硬件制造商结合起来,在当年形成一个类似于Android的生态系统,这并不像过去那么困难。因此,google fuchsia和huawei hongmeng将直接在全球市场上竞争开发者和硬件制造商。在全球市场上,谷歌有着更大的吸引力,但在国内市场上,华为拥有本土优势。
 
谷歌的优势是华为的劣势。正如倪广南院士最近在接受采访时所说,在操作系统方面,我们的技术不一定比其他人差,但更难建立一个生态系统。由于发达国家是一流的,它们在市场上建立了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,而新的生态系统只能通过市场的良性循环来建立,这并不容易。
 
目前,Android生态系统已经足够大了。世界各地的开发者更依赖于Android生态系统。毕竟,谷歌有安卓手机和可穿戴设备,还有ChromeOS网络应用,这已经积累了大量的供应商和开发者。
 
因此,我们不能低估谷歌的全球吸引力和影响力,也不能低估谷歌在物联网操作系统中的潜力和能量,以及其生态积累的厚度和深度。当然,谷歌目前需要依靠华为来增加安卓系统,另一方面,它也将与华为在黑暗战争的物联网时代进行合作和竞争,这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。
 
 

关键词: 华为 谷歌 鸿蒙 爆发战争

电动汽车充电网络 系统级相机 电子工程 故障 英特尔基带芯片业务 监控用户对话
推荐文章
最近更新